校主陳嘉庚

校主陳嘉庚传略

蓝梦棋牌平台:2014-10-24  浏覽次數:

在辛亥革命到全國解放這三十多年的風暴中,出現了許多人們難以忘卻的曆史人物,毛澤東主席稱譽爲“華僑旗幟,民族光輝”的陳嘉庚是其中的一位。

陳嘉庚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,“爲中國人民革命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”。不論在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還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,他都跟隨著時代的步伐不斷前進。他把一生獻給愛國興學,獻給救亡大業,獻給振興中華,成爲華僑的一代領袖和楷模,贏得了全國人民的尊敬。

陈嘉庚生于国难,长于国难。 1874年10月21日诞生于福建省同安县集美村(现属厦门市),那里距离因鸦片战争失败而被迫通商的“五口”之一的厦门只有一水之隔。他目睹中法战争中法国战舰侵入福州马尾,目睹台湾割给日本侵略者,目睹鼓浪屿沦为帝国主义的共同租界,从清王朝辱国丧权和腐败无能的现实中,逐步认识到政治变革的必要,增强了爱国心。

陳嘉庚在貧窮落後、民生調蔽的家鄉度過了青少年時期,念的是私塾。十七歲遠離家鄉,到南洋謀生。父親陳杞柏在新加坡開一家不大的米店,陳嘉庚就在那裏服務了十三年,直到米店收盤,才出而獨立經營黃梨罐頭廠。他很快就嶄露頭角,以開拓者的姿態,從事橡膠墾殖業,被稱爲東南亞橡膠王國的四大開拓者之一。1911年前,他從黃梨廠、橡膠園和米店獲利數十萬元,成了同業中的佼佼者。第一次世界大戰給他的事業迅速發展提供了機會,橡膠不斷漲價,海運業獲利豐厚。1923年到1925年他已成爲一萬五千英畝橡膠園的擁有者,橡膠制品遍銷五大洲。他還經營米廠、木材廠、冰糖廠、餅幹廠、皮革廠,資産達一千二百萬元(叻幣,約值黃金百萬兩),“華僑大實業家”之名遠馳海內外。

然而這一大實業家的“鴻鹄之志”,不在發財,而在于報國。他在孫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哺育下參加了同盟會,辛亥革命時被新加坡閩僑舉爲福建保安會會長,募款支持福建光複和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動;並爲發展當地華僑教育作出貢獻。1912年他回鄉創辦集美小學校,在其手撰的《集美小學記》中,把興學目的說得很明確:“余僑商星洲,慨祖國之陵夷,們故鄉之哄鬥,以爲改進國家社會,舍教育莫爲功。”十數年內陸續增辦各種類型學校,到1927計有:男子小學、女子小學、男子師範學校、男子中學、女子中學、水産航海學校、商業學校、農林學校、幼稚師範學校、國學專門學校,統稱集美學校。1923年孫中山大元帥批准“承認集美爲中國永久和平學村”。

1919年爆發“五四”運動,陳嘉庚看到了新的希望,以愚公移山的氣概創辦廈門大學,“通告”宣稱:“民心不死,國脈尚存,以四萬萬之民族,決無甘居人下之理,今日不達,尚有子孫,如精衛之填誨,愚公之移山,終有貫徹目的之一日。”這是當時全國唯一獨資創辦的大學。

在世界經濟危機襲擊著殖民地經濟的時候,陳嘉庚以硬骨頭精神同英國壟斷資本集團進行不折不撓的鬥爭。壟斷資本集團強迫他停止提供集美學校和廈門大學的經費,他憤然說:“不,企業可以收盤,學校絕不能停辦!”1934年,陳嘉庚股份有限公司終于在困難重重中收盤。企業失敗了,“傾家興學”的美名永存。黃炎培說:“發了財的人,而肯全拿出來的,只有陳先生。”

陳嘉庚不但爲教育事業鞠躬盡瘁,而且具有卓越的教育思想。他提倡學生要在德育、智育、體育諸方面全面發展,倡辦職業技術教育,高度重視師範教育,認爲“沒有好教師就沒有好學校”,等等。這些,即使在今天社會主義建設時期,也具有可供借鑒的意義。

陈嘉庚的华侨领袖地位是在抗日斗争中确立的。1928年他担任“山东惨祸筹赈会”会长,第一次把华侨抗日力量团结起来。 “七七”事变发生后,他又被推举为“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”(简称“南侨总会”)主席,领导南洋一千二百万华侨出钱出力,支援祖国抗战,使华侨爱国大团结进入一个新阶段。

陈嘉庚不但关心祖国的难胞,尤其关心民族的兴亡。在南侨总会成立不久,他曾向重庆国民党中的妥协派发出了最猛烈的抨击。 当时广州、武汉相继沦陷,人心动荡,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公然发表对日和平谈话,抗日统一战线面临着最大的危险。陈嘉庚当即以 参政员的身份向正在开会的国民参政会提出“敌未出国土前言和 即汉奸”的电报提案。这个提案被会议热烈通过。邹韬奋称这寥寥 十一个大字是“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”。汪叛国后,陈嘉庚致 电蒋介石,要求“宣布其罪,通缉归案”。这种大义凛然、顽强斗争的民族气节非常可贵!

訪問延安是陳嘉庚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轉折點。在這以前,他把民族的命運寄希望于國民黨政府。1940年3月,他率“南洋華僑回國慰勞視察團”到了重慶,親自觀察到國民黨統治集團消極抗日、積極反共的醜惡行徑,“國共摩擦似有劍拔弩張之勢”,遂不顧國民黨當局的阻攔,在侯西反、李鐵民陪同下毅然訪問延安。在那裏,他會見了毛澤東主席、朱德總司令和其他中共領導人,參觀了抗日根據地的學校、工廠、機關,考察了陝北人民生活,“斷定國民黨蔣政府必敗,延安共産黨必勝”。後來,他在《南僑回憶錄》開弁言中寫道:“見其勤勞誠樸,忠勇奉公,務以利民福國爲前提,並實行民主化,在收複區諸鄉村推廣實施,與民衆辛苦協作,同仇敵忾,奠勝利維新之基礎。”他醒悟了,“如撥雲霧而見青天”,從此堅決轉向擁護中國共産黨,這對一代華僑産生了曆史性的影響。他回新加坡召集第二屆南僑大會,宣布國共摩擦的真相,指出“中國的希望在延安”。對頑固派勢力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,推動廣大華僑堅持抗戰,反對妥協;堅持團結,反對分裂;堅持進步,反對倒退的鬥爭。

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太平洋戰爭期間,陳嘉庚組織“新加坡華僑抗敵動員總會”,被推舉爲主席。在英軍放棄新加坡前夕,經親友一再催促,方悄然轉移到印度尼西亞去,集美和廈大校友黃丹季、郭應麟、林翠錦(女)等冒著生命危險,掩護他匿居印尼瑪琅。他在這期間撰寫《南僑回憶錄》,身懷一包氰化鉀,隨時准備以身殉國;他曾賦詩明志:“何時不幸被俘虜,抵死無顔谄事敵”。高風亮節,堪爲後人矜式。

陳嘉庚終于躲過了敵人的魔掌,日本投降後,安全回到新加坡,受到華僑五百個社團的歡迎。1945年11月18日,重慶十團體舉行“陳嘉庚安全慶祝大會”,毛澤東主席送的“華僑旗幟,民族光輝”的祝詞,成了曆史性評價。

当时,全国人民既欢庆抗战胜利,又注视和平建国的前途。陈嘉庚对重庆谈判不抱希望,认为“还政于民,谋皮于虎。蜀道如天, 忧心如捣”。果然,全面内战不幸爆发了,陈嘉庚以“南侨总会”主席名义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,美国参、众两院议长等,明确表示反对美帝国主义支持蒋介石发动反人民内战,于美蒋的反动阴谋以有力打击。为了斗争的需要,陈嘉庚在胡愈之、张楚琨、李铁民的协助下,创办《南侨日报》,毛泽东主席为该报题词:“为侨民利益服务”。这家报纸对于团结广大华侨群众,支援祖国解放斗争作出了贡献。同国民党统治区广大人民群众的民主爱国运动相呼应,陈嘉庚组织了“新加坡华侨各界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”,并被选为该会主席,领导华侨以实际行动支持祖国的民主运动。

1949年新中國誕生,陳嘉庚應毛澤東主席的邀請,回國參加人民政治協商會議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他被選爲中央人民政府委員。此後,定居集美的十二年是他一生最愉快的時期。他生活在夢寐以求的社會主義祖國,看到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,內心的喜悅與興奮是難以形容的。正如他1955年旅行全國所得的結論:“事實證明,只有社會主義才能使國家富強,使人民幸福。”(《偉大祖國的偉大建設》)報國的積極性更高了。董必武贈以集句:“樹立甚宏達,壯心不肯已”。他把自己在新加坡的産業變爲現款加上籌款共彙回一千多萬元(人民幣),用于擴建集美學校和廈門大學。對國家大政和家鄉建設提出許多具有卓見的建議,得到人民政府的重視和采納,其中尤以鷹廈鐵路和廈門海堤的建設方案最爲人們所熟知。他是黨的真正诤友,在國家事務方面如有不同意見,總是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;做到肝膽相照,榮辱與共。他激動地說:“知我者黨也!”

陳嘉庚恪遵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古訓,生活樸素,自奉菲薄,居舊室,自定夥食標准每日不超過五角。他身體力行的座右銘是:“應該用的錢,千萬百萬也不要吝惜,不應該用的錢,一分也不要浪費!”臨終他把遺産三百萬元(人民幣)全部獻給國家。

陳嘉庚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、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政協全國委員會副主席、華東行政委員會副主席、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主席、中華人民共和國華僑事務委員會委員。

1961年8月12日,陳嘉庚病逝于北京。彌留時他仍殷切盼望台灣回歸祖國,並囑咐“把集美學校辦下去”。遺著有:《南僑回憶錄》、《南僑正論集》、《住屋與衛生》、《民俗非論集》及《新中國觀感集》。

國家給予陳嘉庚以國葬的哀榮,靈樞運回集美,安葬于“鳌園”。


下一條:校主陳嘉庚年表


 地址:廈門集美學村(廈門市集美區銀江路185號)  网址:http://www.shccde.cn郵編:361021 网站地图  閩ICP備05030963號  闽公网安备 35021102000019号